湖南体彩幸运赛车综合
阿克蘇柯柯牙荒漠綠化:信念之花綻放浩瀚林海
時間:2018-10-17 | 來源:新疆日報 | 作者:劉東萊 隋云雁 張海峰

  信念之花綻放浩瀚林海

  ——阿克蘇柯柯牙荒漠綠化紀實(五)  

10月14日,阿克蘇市民在環境優美的多浪河公園晨練。昔日黃沙漫天的阿克蘇市已成為碧波蕩漾的國家森林城市。 記者 韓亮 攝

  秋風拂過阿克蘇大地。放眼望去,綠濤泛金,柯柯牙連綿不絕的林區漸變成璀璨的黃色。落葉飄飄灑灑而下,鋪在田地里、道路上,讓這片正在豐收的土地金碧輝煌。明年春天,億萬新芽將重新萌發,流波疊翠,周而復始,生生不息。

  當地每個人都受惠于阿克蘇荒漠綠化的物質成果,更源源不斷地從這一過程中汲取著強大精神力量。正是通過柯柯牙的洗禮,呵護環境、保護生態正在成為當地各族群眾的自覺行動。

  32年,不僅戈壁荒原上廣植新綠,阿克蘇各族群眾的心里,更有了一片煙波浩淼的林海。

  和工程一起澆鑄的發展理念

  32年的阿克蘇荒漠綠化進程,清晰地勾勒出建設者們的精神群像:百折不撓的毅力、靶向準確的判斷、舍我其誰的擔當。

  早在上世紀90年代,“自力更生、團結奮斗、艱苦創業、無私奉獻”的柯柯牙精神就已經形成。這16字精神,實際上是從破解難題中澆鑄而成的。當時的柯柯牙綠化工程,沒有任何資金和項目支持;歷史上屢次植樹屢次失敗的經歷,使當地各族群眾對在柯柯牙區域植樹,有著極強的畏難情緒和很深的挫敗感。

  當時的阿克蘇經濟落后,發展方式單一,人們都想著如何種地,林業被認為是從屬于農業的。即便是在正常環境下種的樹,成材也需要很多年,更何況條件如此惡劣的柯柯牙。樹不易活,即便活了,種樹的人也享受不到。對當時阿克蘇地區的領導班子而言,更不會成為他們的政績。

  然而這件事必須要做!1986年,改革開放的浪潮已經激蕩神州。在生態環境脆弱的阿克蘇地區,如何為整體經濟社會發展奠定良好基礎?富于洞見的共產黨人作出了準確判斷。

  改革,必然破除藩籬;創新,必然打破常規。沒有百折不撓的意志力和舍我其誰的擔當精神,這條路走不下去。“無論多難也得上!”柯柯牙綠化工程的開創者,時任阿克蘇地委書記頡富平現已年過八旬,但仍然精神矍鑠,“天藍、地綠、水清,是阿克蘇各族人民的迫切愿望,從那時候起就是如此。”

  機器轟鳴喧囂,人群揮汗如雨。擴建水渠、開溝平地、灌水壓堿……那個時代人們可以想到的各種技術方法全被用在荒原上。飛揚的塵土下,大地剛硬的灰色肌膚被切開,一道道深溝散發出灼人熱氣。這樣的溝如今只剩一條,人們將其保存下來,讓后來者能依稀感受當年的場景。

  之所以說“依稀”,是因為茂盛的植被已經掩蓋了這條深十幾米、長數百米的黃色深溝。站在溝前,依然能感覺到當年創業的艱辛。32年前的柯柯牙荒原上,人們匯聚到這里只有一個角色:植樹者!

  “那時阿克蘇舉全社會之力,大家有錢出錢,有物出物,有力出力。這項工程從地委行署的決策部署,到各族群眾自覺自發參與,變成一種精神自覺。”已故柯柯牙一期工程常務副總指揮何俊英曾說,“柯柯牙綠化工程是借了改革開放的東風,是我們黨解放思想、廣泛發動群眾才做起來的,它是黨和人民的勝利!”

  在良好組織和科學管護下,1987年,人們看到了綠油油的樹苗在熱風中生長。1988年,參與植樹的單位都收到了一個果籃。雖然不多,果實不大,但那是他們自己親手在柯柯牙種下的棗樹結出的果子。這些甘甜的紅棗,徹底擊碎了很多人心中“柯柯牙不可能種樹”的斷言。

  32年來,圍繞阿克蘇荒漠綠化工程開了無數個會議,七任領導班子從來都不是談論“做不做”,而是始終研究在現有條件下“怎么做”的問題。“政貴有恒!”現任阿克蘇地委書記竇萬貴這樣總結。

  “沒有持之以恒的苦干,就不會有今天的一片綠蔭。只有牢固樹立正確政績觀,依靠群眾,多做打基礎、利長遠的事,才能創造出經得起實踐、人民、歷史檢驗的業績。”竇萬貴說。

  一棵樹連著一棵樹,一步一個腳印,在柯柯牙的接力奮斗中,黨中央治疆方略不斷在阿克蘇落地生根,開花結果,百姓有了更多幸福感和獲得感。

  和苗木一起發芽的團結深情

  每天,麥麥提依明·阿木提都會到林子里“巡視”,他甚至要仔細觀察每棵樹的紋路。這位柯柯牙林管站的老職工對這片林子有著異乎尋常的愛。

  建設初期一周回一趟家,出門時背一袋干馕。吃飯時,把馕扔到渠里的泥水中泡軟再吃。天天在沙塵里這么滾,麥麥提依明成了土人。“有一天下午我媳婦來送飯,我正在渠邊放水,她竟問我‘你看見麥麥提依明了嗎?’我用泥水擦了把臉,她才發現是我。現在都是自動化管理,我每天穿得干干凈凈來上班,回家皮鞋還是亮亮的。”

  “1987年我來到這兒,管理樹木,春、夏、秋這3個季節,沒有一天不是從天亮忙到天黑。”麥麥提依明說,“管區就是我的家,每棵樹都是我的孩子。樹有多大,我的孩子就有多大,今年,他們31歲了!”

  柯柯牙的綠蔭掩映著無數人的喜怒哀樂。這片浩瀚林海像一位堅韌的母親,讓每個孩子在膝下得到超凡的磨練、成長,然后將他們溫柔地攬入懷中。

  中秋節傍晚,莫合塔爾·吐爾地帶著妻子兒女來到了趙武忠家,一場豐盛的中秋家宴等著他們。“他是我最信任、最親的人!”趙武忠說。

  2001年,從四川投親而來的趙武忠,來到溫宿縣木本糧油林場的荒灘上,承包了一片果園。他豁出去了,借了親友的錢,把全部家當都投了進去。

  “當時他在這里沒朋友,我呢剛好懂一點兒普通話,我們就認識了。”莫合塔爾比記者更能聽懂趙武忠濃濃的川音。“2002年,一場冰雹加大風,我的林子在防風林里面,沒事。他的在戈壁灘上,半邊樹皮全都沒有了。完了,白干了!”

  幾天后,趙武忠開始收拾行裝。“老哥,我娃娃小,這打擊太大,也沒錢了,我回四川去。”趙武忠的話讓莫合塔爾寢食難安,回家后和妻子說了這事。“我媳婦兒讓我看著辦。”想了一晚上后,莫合塔爾敲響了趙武忠家的門。

  “兄弟,這是兩萬塊錢。”莫合塔爾把一個紙袋塞到趙武忠手里,“種果樹,熬出來就好了,咱們一起干,你信哥一回,再試試!”

  “剛開始我不懂樹,老哥教我,他愛琢磨技術,但看不懂國家通用語言文字,我就和他一起看書。”趙武忠說,“后來慢慢地我懂得越來越多,就開始給老哥講。現在我們兩家種樹上有什么大事兒,都一起作決定!”

  16年過去了。如今趙武忠年收入20萬元以上,在阿克蘇市有了兩套房子。這位巴蜀農民同他的樹一起,在中國西部的阿克蘇深深扎下了根。

  多年來,阿克蘇荒漠綠化工程都有各族群眾共同參與,一起不斷為邊疆綠化作貢獻。大家目標一致:齊心協力讓生活更加美好。而感情在共同奮斗中不斷鞏固加深。“對呵護自己親手創造的家園,所有人都有強烈的自覺性和責任感。這成為阿克蘇實現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總目標的重要基礎!”阿克蘇市市長吾拉木江·熱依木說。

  和綠色一起流淌的生態道德

  “現在假設我們家所有財產一夜之間全沒了。給我3年時間,照樣能起來!”在碩果滿枝的蘋果樹下,甘永偉微笑著,右手在空中霸氣地一揮,眼神自信而堅定。“說到底,柯柯牙給了我們什么?給了一句話:人,只要想干,并堅持去干,就沒有干不成的事兒!”

  1989年,甘永偉的父親甘生湖帶著妻子和3個兒子,賣了全部家當,從木壘哈薩克自治縣來到柯柯牙。甘家承包了60多畝地,開始喝著滲坑水種樹。甘永偉回憶說:“苦啊,真苦,不是一般的苦!”

  1991年,帶來的錢全部用完了,樹還沒掛果,甘家進入了最難的時期。“樹上不結,地上不長!”甘永偉和父兄一起把家里每塊地都篩了個遍,最后找了一塊含堿相對小的地。

  他們在這塊地里種了些菜,三兄弟每天蹬著三輪車去城里賣菜,然后換點面粉清油。就這樣一邊苦捱一邊研究地里能種什么。幾年后種了西瓜,西瓜長得好,一下子把生活撐住了。

  “1997年,樹上掛果,到1999年,我們把之前10年的成本全部收回來了!2000年,我們開起了阿克蘇市第一家農家樂,就在這兒,我們自己的園子里。如今一年光這里就有六七十萬元收入,我們還有別的產業。可林子我們不賣!”甘永偉突然停住,問記者,“你覺得柯柯牙是什么?”

  “命!是我們的命!”看記者沒反應過來,甘永偉說,“我們拿命種出的這片林子,我們要像護命一樣護它!全阿克蘇人在柯柯牙一干就是幾十年,否則哪來這么大面積的林子,都是人一年一年干出來的。不獨我們家,這兒所有人,把環境看得比什么都重要!”

  32年櫛風沐雨,每個阿克蘇人都深刻體會著良好生態環境的重要性,更珍惜其來之不易。城市的整潔毋庸多說,10天采訪過程中,記者在眾多鄉村穿行,竟然很少看到丟棄的垃圾,每個村莊都十分整潔,每個庭院都寬敞明亮。

  在溫宿縣柯柯牙鎮,有一片山區草場是避暑的好去處。鎮里在必經之路上設了一個卡口,不為收費,而是將每輛車上的飲料瓶等物品清理登記。“上山時有多少瓶子和塑料袋,下山時就得帶多少下來。”柯柯牙鎮鎮長艾散·阿卜杜熱合曼說,“不光我們,托木爾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等地方也是如此。我們的山水,我們要愛護!”

  “我們的山水,我們要愛護!”這其中真情,唯經歷者方知。不獨阿克蘇,千百年來,綠洲草原與戈壁沙漠的消長,始終是新疆廣袤土地上的壯闊大劇,從昆侖山畔到額爾齊斯河邊,荒漠綠化行動從未停止。

  黨的十八大以來,生態文明理念如巨潮層疊,在時間和空間上席卷整個中國。生態道德觀念深入人心,并在此基礎上催生著全民推崇的綠色生活方式。荒原上,森林有界,民心中,信念無疆!新時代的征程開啟之際,柯柯牙模式和柯柯牙精神,必將跨越天山,為生成華夏大地的蒼翠綠色貢獻更加強勁的力量! 


微新疆

相關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