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体彩幸运赛车综合
這些新疆姑娘以前被迫蒙面、早婚、挨打……但那是以前!
時間:2018-10-25 | 來源:環球時報 | 作者:

  有些外媒憑著一張搬弄是非的嘴,各種抹黑咱們的新疆。

  但新疆到底怎么樣、新疆人民過得好不好,這不是外媒信筆亂謅,就能顛倒黑白的。

  真正的新疆,并不活在別有用心的外媒筆下。它就在祖國的大西北,等待你去親自發現、親身感悟。

  我們前方的記者,正在南疆的喀什。

23日,喀什老城早餐鋪

  之前有網友說,“女人的進步就是社會的進步。”

  這次,我們和喀什當地的女性聊了聊。她們回憶了曾經的屈辱與辛酸,以及如今美好的新生活……

  新疆女性獲得了尊重與自我價值

  (劉欣發自喀什)

  新疆維吾爾 自治區正在進行的去極端化政策和職業教育培訓中心的成立,幫助減少了對女性的歧視,女性們現在正在家庭和社會中扮演更加積極的角色,她們的自我認同感上升,也獲得了更多的尊重。

  通過學習職業技能,普及國家法律和去極端化教育,新疆的居民和職業教育培訓中心的學員認識到婦女不應該被當作“丈夫的私有品。”

  一些受極端宗教思想影響的丈夫不允許他們的妻子工作,強迫他們穿蒙面罩袍,有的人甚至家暴自己的妻子。這些丈夫在生活中遵守極端思想中的教義而不是國家的法律法規。

23日,喀什老城區一名婦女在劈柴

  在新疆喀什和和田的教培中心中,很多女性學員向《環球時報》記者訴說了自己作為極端思想受害者的痛苦經歷。

  今年24歲的古麗巴哈爾?艾爾肯現在在喀什的一個教育培訓中心生活。她在十五歲時被父親逼迫,“嫁”給了一個大自己40歲的“野阿訇”。

  “我是他的第七任妻子……我那時年紀太小,沒辦法在民政局領證……我的爸爸說,嫁給這個男人我可以升天堂。”古麗巴哈爾說。

  她說自己被這個“野阿訇”用鐵鍬把毆打,還被逼迫學習歪曲的經文。她曾經試圖逃跑,但最后還是被自己的爸爸送了回去。

  古麗巴哈爾最終還是和這個男人離了婚,他們離婚的方式就是男人對著她說了三聲“塔拉克”。

  “我最好的青春年華就這樣悲慘的過去了。我過去不理解,以后也永遠不理解我爸爸為什么要這么做。”她說。

  和這個男人離婚以后,帶給古麗巴哈爾的宗教極端影響并沒有消失,表現之一就是她自己一直要穿長袍,并且要求別的女人也穿長袍。她既是極端思想的受害者,也開始變成了傳播者。

  古麗巴哈爾說,她喜歡現在在培訓中心的生活,并且努力學習一些職業技能。這些都是她過去生活中缺失的。

23日,喀什老城區的婦女在清掃

消除限制  

  在新疆,男人不再要求女人必須穿罩袍,也不再禁止女人出去工作。

  帕提古麗?白都拉今年26歲了,和丈夫在和田的一所培訓中心一起工作。

  她告訴《環球時報》的記者,過去她丈夫因為受極端思想的影響,要求她穿蒙面罩袍。他們四口之家的收入來源全靠她偶爾兼職做司機的農民丈夫。

  自從來到培訓中心,丈夫變化很大。“他變得貼心了,也開始尊重我的父母……我現在每個月也至少賺1500元,家里的生活也越來越好了。”

  21歲的買迪娜?艾克拜爾說,“讓女生遮擋住自己的美貌該有多痛苦……為什么我們要這么做?”買迪娜曾經因為來自同伴們的壓力,穿過蒙面罩袍。

  2015年的時候,買迪娜穿著短袖和裙子在烏魯木齊逛街,身邊有人沖著她喊“異教徒”。

23日,喀什古城內的一家劇院,一位維吾爾族姑娘正穿著漂亮的民族服飾

為自己而活

  宗教極端分子還反對使用避孕套,而孩子們一旦出生,他們卻又不好好照顧。

  環球時報記者了解到,過去新疆的很多姑娘,尤其是生活在農村地區的都很早結婚,很多人在民政局登記時會謊報自己的年齡。

  “和很多其他城市尤其是大都市相比,新疆姑娘的青春都太短暫了。她們在婚后被家庭和孩子束縛,很少考慮到自己,”買迪娜說。

  教培中心的很多學員也告訴記者,他們現在可以通過學習的技能找到工作,賺錢養家,這讓她們的自我認知提升了,重新找到了人生的價值,在家中也受到了尊敬。

  很多的男性學員也表示,他們現在也學著尊重女性,和她們對家庭的貢獻。

  而那些選擇留在家庭中的婦女,她們的生活也比以往變得更加豐富。

  李芳是自治區婦聯辦公室主任,現在是駐乃鎮前進村第一書記,她告訴記者,他們現在開展了夜校學習,并且組織了村級婦聯來組織婦女們。

  李芳說,母親在家庭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,她們的精神狀態和教育水平對孩子也有很大的影響。

  她表示,現在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在夜校學習普通話,這也對孩子提高普通話水平很有幫助。

23日,喀什老城,在街角聊天的婦女們

 

辛勤工作的新疆女性

  從男性的附屬品、極端宗教思想的犧牲品,到如今有人身自由、有文化學識、有經濟收入的新時代女性。

  新疆的姑娘們摘下了罩袍,大方展現著自己的美麗,她們受到家人和社會的尊重,變得越來越樂觀自信。

  現在,再給大家講講下面這個美麗的小姐姐的故事——

買迪娜·艾克拜爾  

  小姐姐名叫買迪娜·艾克拜爾,今年21歲,上面的文章里提起過她。

  在她還只有小學四年級時,買迪娜就去北京學習舞蹈了。

  但是,小姐姐的舞蹈之夢,曾遭遇過一些波折……

  因為從小喜歡舞蹈,四年級的時候就開始在北京某學校學習舞蹈表演專業,后來進入北京舞蹈學院學習舞蹈編導。

  2015年回到烏魯木齊學習了三個月的維吾爾族舞蹈,在此期間,受到宿舍舍友的影響,開始改變。她們說她“不是真正的維吾爾民族”不是“穆斯林”。

  她因為交了一個非穆斯林的男朋友,被自己的同學責難。舍友們給她灌輸,如果不按照“教義”生活,死后就會下地獄,就會受到各種懲罰。

  這些話都給當時年紀不大的買迪娜帶來了很大的恐懼,她說:“我開始改變,是因為覺得很害怕,怕被別人傷害。”

  從烏魯木齊回到北京后,她和男朋友分手,衣著開始保守,不再愿意和同學們聯系或者一起出去玩。

  開始過分地區分清真食品,還讓家在烏魯木齊的朋友專門給自己空運清真的咖啡和巧克力,因為覺得其他的“不清真”。

  買迪娜說,現在回想過去那段時間的生活,覺得自己那時過的很壓抑,很痛苦。不敢想象自己一直被這些極端思想影響,后果將會多么可怕。

  現在,她開始意識到,極端思想就像癌細胞一樣,不加以阻止就會無限的繁殖,“被宗教極端思想滲透將是維吾爾族災難。”

  可愛的小姐姐被極端思想影響而壓抑痛苦的那段時光,真是不敢想象……

  好在一切都有了改善!小姐姐恢復了青春靚麗的裝扮,臉上的笑容也愈發明亮了~


微新疆

相關鏈接